蒙布朗☆

蒙布朗,叫我西蒙就好了√
umm,一个辣鸡写手,超——低产,不管怎么说还请多指教!
es全员p,杂食主推凛绪☆
凹凸卡吹,杂食主推雷卡☆

(´∀`)祝生日快乐,今年的present是一只雷狮(…)此类物品请务必轻拿轻放bushi

快开学了一直在肝作业所以画的也是异常简陋了我给叠了一百零八层滤镜bu

于吾等辣鸡而言这已经是我最努力的结果了(你好意思说,咳,最后悄咪咪艾特下 @买男孩的小总裁

是这样的我其实不会画画只会瞎搞特效。saddddddd【自戳双目.jpg】
是尼酱@森森森 的风铃卡((
……愧对神仙,。

茶茶!!!!!!!!!

他超——————可爱!!!!!

画风突变xx画完HP-10000000000000……

孩子他爸xx→ @是苏三岁!

一个搞事的怕ooc所以没台词的意识流搞事小漫画,神明的儿子(。真好,真好



大概就是,被隐瞒了玩具死亡真相梦见所谓【现场】然后生气的大杀特杀,这样。这样

没有认真研究设定胡乱下笔的后果(。而且还找不到颜色不知道有没有涂对……

本来就不会画画没有图力的时候画什么画画什么画【怒砍手】太太超棒的我我我我不太日常刷也不太好意思评论所以就给,画了,这么个东西……太太儿子超级带感我这画出来变成啥样了……唾弃自己

非常抱歉!不过果然还是希望能被喜欢!(你的脸呢

最后,厚颜无耻的艾特 @苏·赶稿中勿扰勿催·三岁 太太我爱你呜呜呜呜呜呜呜

【安卡】wedding

※一个短打
※文笔很差(很差,很差(重点
※望各位看官满意x

纯白的礼服纹着层层叠叠的花边蕾丝,长长的裙摆铺开,朵朵白蔷薇装饰其上,由布料雕琢的花朵上好似还带着新鲜的水珠,淡雅香料的味道潜进鼻腔。安迷修就站在这瑰红地毯的一头,近乎是痴痴的看着逐渐向他靠近的心上人


那是他的新娘。



这个认知从未如此清晰过。步伐不稳的心脏又是一阵颤抖,愈发激烈的在胸膛里跳着不停歇的舞步。



糟糕了……



他将握成拳的手抵在唇边,像是这样就可以平复掉那剧烈起伏着的心跳。在新娘被交到他手上的那一刻,他全数的心神便都被转移到了这个人身上。好像周围的一切都被抹去了存在的痕迹,就这样,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



不过,好在他还是回过了神,那空空荡荡的脑子里还记得他的任务——他要将他的新娘牵到那个会见证他们立下永不背叛彼此的誓言的神父面前。安迷修握紧了那只套着白手套的手,温温的暖意传入手心。他带着那人迈向前方,不过是几十步的距离,简简单单的几十秒。他却觉得,他能把这样简短的幸福,谱成乐章,然后永远的埋在心底



终于是走完了那段路,神父挂着温和的微笑站在黑色的主持台边。安迷修轻咳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小巧的黑色盒子,从红色绒布的包裹里抽出那枚简单的装点着一颗蓝宝石的戒指。抬手撩起那遮着那人面孔的厚重头纱,视线定格在那人也望着他的眼瞳之上



那眼睛的瞳色是真的美极了,像极了黎明时刻太阳还未升起时映着天空的海洋,浓郁的钴蓝嵌进暖光,由情绪带起浪潮,参杂着细碎的星辰,熠熠生辉。



安迷修像是抑制不住的将视线向下移动,红涩着脸目光掠过那樱粉色的唇瓣,还有那弧线优美的平坦的胸



平坦的胸



平坦的胸。



平。坦。的。胸。



……(´・ω・`*)嗯?



然后。


然后安迷修的就醒了。


是的,这只是一个,梦。


可梦里的对象怎么看都不是他遐想出来的。

安迷修感到了有些绝望。


并决定上网查一下喜欢上了小恶党要怎么办【不会有结果的,傻骑士







没了:D

【ES/凛绪】☆

※文笔很糟糕(重点,重点
※沮丧死了…完全是被用烂了的剧情。
※有用 @酣然入梦 大大的图梗!捏造的部分,很多…大大我喜欢你!>希望您能满意!希望各位看官也能满意!

朔间凛月和衣更真绪在一起了。

这个消息对于梦之咲学院偶像科的所有人是完全没有惊吓意味可言的。

至于原因。

据某不愿意透露名字的L姓热心群众【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昵称打码☆]那家伙根本就是通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都在用力地倾诉着他喜欢那个人啊!超——烦!】的解答,我们就可以清楚的了解了(不

——————————————

「真~君,最喜欢的真~君——」

放学后的生徒会室,计划表安排周密的副会长莲巳敬人因为部活的缘故并没有来,而本来准时到场的姬宫桃李则是在刚来的那一会就被闯入者日日树涉给强行带走了。只余下一个人的生徒会室,朔间凛月也就毫不顾忌的选择了增进两个人独处时间的选项,硬是待在了生徒会室里头。整个人赖在衣更真绪身上,把头埋在那人的肩上,任由沁凉的发映了满脸。

「嗯,嗯,好」

被整个人抱紧的衣更真绪拍了拍毫无形象整个人缠在他身上的巨婴,苦着一张脸翻弄着手里大沓的文件,回复的声音里带着漫不经心。对于如此敷衍的回答朔间凛月也没有太过在意,将这件事归在【真~君欠我的☆】列表以后就将头埋进了幼驯染的肩窝里,闭上眼睛享受萦绕在鼻端的那个人好闻的味道

一如既往的,温暖的味道。

凛月安心的将自己的恋人抱在怀里,随着蔓延而来的睡意阖上了眼皮

……

那是还没有遇到那个人之前

父母都不在的空旷宅邸,兄长也离他而去,停留下来的只有不能作为陪伴的仆从。不会思考,不会说谎,不会离开的钢琴就是最好的朋友,即使是冰冷的琴键会冻伤手指也无所谓……他只剩下这个了,朔间凛月只能这么想着,然后日日夜夜蜷缩在他的【朋友】旁边

整个世界像是只有指尖在琴键上掠动的自己,用尽心绪弹奏,钢琴反馈回来的永远只是被规定好的精准音符,乖顺而没有丝毫灵动。不管不顾的,华美的音调就这样一日一日回荡在空旷的房间内

——那是,朔间凛月的【日常】

这样的日常或许是温暖的……?

不,是冰冷的。

他如此断定。

尽管如此,他还是在一天一天的弹奏着。孤独带来的混沌感,最终映入瞳孔的景象只余下了边界模胡乱糊拼接而成得黑白色块。乏味单调,无法逃避的,令人颤抖的颜色。

他几乎以为自己就要这样下去了。

……

只是,改变总是措不及防的——

从拉的紧实的窗帘缝隙间隐约可以窥见外面的夕阳光景,这也是朔间凛月开始变得有精神的时候,依照日常,他照旧翻开乐谱,将手放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深吸了一口气——

「咻——」

突兀出现的橙黄色圆状物体毫无阻碍的穿过窗户,砸进房间,几个回合的无规则弹跳后停止了滚动,躺在被压皱的描绘着乐谱的纸张之上。

被打断了弹奏的小小少年不悦的皱起了眉头,留长的墨色发丝搭在脸颊两侧,侧过身注视着那待在唯一一块被窗户射进来的光照亮的地板之上的球体,暗色的瞳露出了显而易见的嫌弃。在走几步去把窗帘拉上和不去管两个选项中间顿了顿,窗口便有了新的动静

一楼的窗口并不高,但还是让那个尚且幼小的人像是费了些力气才蹦跳着将自己半个人都挂上窗台,同时,那本来只是拉开了个不小的缝窗帘被对方推挤的将近整个被拉来。久违的强烈光线让朔间凛月不适应的闭了闭眼睛,再度睁开眼睛,视线转移,看到的第一眼

——是那酒红色的发

能够……看到,漂亮的红色……。

从那片红中蔓延晕染而开后再次进入视线里的漂亮的翡色,而后是灰白被破开的碧蓝天空,以及光与叶相叠而生朦朦胧胧的玉绿

「喂——可以帮忙捡一下球吗?」

小孩子声音是富有朝气而柔软的,反扣在头上的帽子和蓬松的卫衣打扮,那是朔间凛月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新鲜事物。那眸还闪着零星的光点,配合着被风扬起的柔软发丝和柔和的笑容砸进这个孤寂之人的内心深处。闯进这个【世界】的孩子身上还氤氲着午后阳光的气息,那是温暖的连带着夏日独有草叶的味道……

不行,不行,,……

那不是他应该接触的。

「……」

「好空的房间……呐呐,一直听到的好听的声音,是你做的吗?」

清澈的眼睛里混杂着好奇与兴奋,太阳般的温热滚烫让朔间凛月不禁有些退却,他甚至不能迅速做出反应。自来熟像是孩童自动匹配好的最佳武器,即使用词一点都不成熟到令人发笑,也没有任何理由去厌恶。凛月自然也是如此,他甚至还有些局促不安的欣喜,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尚且不明了。暂时性的,他把那样的悸动当做了被打搅的困扰,并犹豫的将其归入应该被讨厌的行列

「吶吶——」

「……」

凛月没有回答。

「喂——」

心智尚且未达到成熟阶段的孩子敏锐而不敏锐,他像是完全没察觉到自己面前这个整个人都待在阴暗里的人身上散发着是怎样浓烈的抗拒气息,自然的搭着话

「……」

用上了各种音调的【喂——】,呼唤了半晌也没有得到反应的孩子像是有些恼了的鼓起了脸颊,连带投注出去的视线也带上了微妙的幽怨,小小的哼气声响了一下,干脆利索的将身子往后一倾,整个人消失在了窗口

「!!」

彼时呆坐在座椅上的人终于是忍不住离开那软垫,下意识的将手伸向窗口,小跑了几步。

明明是他主动将那个人赶走的……

但是,,

混浊的光在瞳孔深处闪烁,那重新变得有颜色的世界像是又要被灰色覆盖了一样。

那样的话……不行…

我,必须……

「嘿咻——」

——猛地,一片阴影笼罩在了凛月身上,原本消失了踪影的孩子做出了和年龄完全不相符的帅气动作,也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一个利落的翻身后稳稳的落在窗台上,气息不稳的随意坐下

「呼……你好呀,我叫衣更真绪」

名为衣更真绪的人将方才这个大房子里的陌生人冷待他的事情全部抛却脑后,与这个像是和他不在一个世界的人抛洒全然的善意

「……」

「朔间凛月…我的名字。」

迟疑了片刻,不禁握紧了拳的朔间凛月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他以为自己依旧保持着那堵排外的墙,却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在发着光,那原本仿佛凝着浓重寒冰的赤色海洋中,涌动着柔软的水一般的色泽。

「唔,那我可以叫你小凛吗」

察觉到自己被接受的衣更真绪大方的给他新认识的朋友展示了一下自己灿烂的笑容,并迅速敲定了对凛月的昵称,翡翠样的眼瞳里色泽深深浅浅——如此的清澈无辜。

「……随意」

「那么,小凛——」

「要和我一起去玩吗♪」

「……」

他已经不记得当初自己到底是怎样回应的那个人了。只是记得,那个人啊

——是他的救赎

……

待到朔间凛月醒来,他正躺在学生会室的沙发上。本被他拥在怀里的人已然走开,正坐在一旁的写字台前奋笔疾书,处理完了或是没有处理完的文件堆的高一沓低一沓,厚厚的纸张像是在说明什么

朔间凛月莫名的感到了不快。

「真~君」

凛月坐了起来,稍微向真绪那边靠近了些半个身子倚上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还是一贯带着撒娇般绵软的语调,面上也依然是带着闲懒悠然仿佛浑不在意的笑。

然而他并不是浑不在意。

他无所谓除了这个人以外其他所有人的看法。

他希望这个人的视线永远在自己而不是其他任何人身上。

他好不容易从深渊中被拽出一点,他只想让这个人永永远远只属于自己。

敏锐的察觉到了揽在自己腰上的手有收紧的痕迹。肯定了自家幼驯染又在闹情绪的衣更真绪幽幽的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按着朔间凛月的手转过身来。毕竟在一起那么久了,凛月的行为模式他自然是早就知晓了,连带着塞入脑子里的内容便是成了习惯的每每安抚那人躁动心脏的方法。

事实上,如果对象是【衣更真绪】的话,要安抚朔间凛月的方法多不胜数,但衣更真绪选择的方法,不明原因的,总是对他而言最耻的一种。

……为什么呢?

可能是因为凛月最喜欢这一种吧。

说不定其实真绪也最喜欢了(划掉

「好啦好啦……」

「衣更真绪最在乎最喜欢的人永远是朔间凛月,也只能是朔间凛月,懂了吗?」

衣更真绪伸手将朔间凛月的刘海拨开,凑上前去与他额头相抵,对视着给他送上一个一触即离的吻,然后拉开距离,撇过泛着红晕的脸。朔间凛月有些愣愣的盯着那张升起了红霞的漂亮脸蛋,后知后觉的回味起了刚刚柔软的亲吻

……真~君果然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那个叫做衣更真绪的人永远有办法制服那个任性的朔间凛月。

而他是完全心甘情愿的被制服。

凛月伸出手,指尖缓慢的停留在还停留着自家宝贝恋人气息的唇上,自喉间泄出的笑甚至带着点点得意

「真~君,再来~」

「……少给我得寸进尺了,笨蛋小凛。」